廣元楠木建筑 竹泓老街的建筑和來歷?

廣元楠木建筑 竹泓老街的建筑和來歷?

竹泓老街的建筑和來歷?

古鎮竹泓位于興化城東南方15公里處,是典型的四邊環水、九河匯聚、地勢十分低洼的水鄉澤國。

古鎮上原有一條東西長約200米的九里港支流市河穿鎮而過,河上架著文明橋、永寧橋、太平橋、安樂橋、長壽橋、豆神橋、青龍橋、光福橋、虹橋(又名三星橋,明代建造)等磚木橋梁,把河兩岸商鋪、作坊、住宅緊密聯在一起,構成了一幅幅水鄉市井繁華的風俗畫圖。

鎮東一座始建于明中期,毀于上世紀四十年代,如今又得以復建的古剎“光福寺”(初名“福田庵”,乃佛教曹洞宗賈菩薩派的祖庭)成為竹泓深厚文化歷史底蘊的見證。

而永寧溝北側(即今板橋路街南中段商品樓處)明周順昌墓遺址,則是古鎮另一個為世人矚目而載入史冊的佐證。

明朝天啟年間(公元1621至1627年)吏部文選司員外郎周順昌(公元1584年一1626年)字景文、號蓼洲,吳縣(今蘇州)人,明神宗萬歷年間進士,東林黨骨干成員,因閹黨魏忠賢專權,于天啟六年(公元1626年)在家鄉蘇州被捕,激起公憤民變,產生顏佩韋、楊念如、馬杰、沈揚、周文元“五義士”事件。后入北京“東廠”監獄,被酷刑折磨致死。由于蘇州周氏與興化竹泓有親戚關系,故親屬將周順昌尸骨從北京運到興化竹泓,安葬于永寧溝北(今板橋路南商品樓處,即原居民馮宏道住宅庭院中),并在竹泓定居下來。

周順昌在被押往北京時,受到沿途百姓的愛戴。周順昌認為:“公道自在人心”,遂寫了一篇《致長子茂蘭書》的書信體散文,表達了自己的堅強意志,被后人收進了《中國歷代家訓集》中。崇禎帝登基后,魏忠賢被除,周順昌之子周茂蘭向崇禎帝上血書申訴怨情。崇禎帝對周順昌平反昭雪,恢復原官,并致葬賜祭。周茂蘭辭去蔭封官職,在蘇州郊區建了一座周順昌衣冠冢,其神道石碑由著名學者、東林黨人黃道周撰成碑文(原文手跡為草書,現存南京博物院)。

1943年編纂的《民國續修興化縣志》(李志)中有一段關于竹泓周墓的文字記載:“周順昌墓,吳人周順昌,死在東廠獄,相傳縣東竹泓港永寧街溝北有古墓三冢,名‘周氏墳’,其主穴即周順昌墓?!?/p>

2000年4月,竹泓鎮永寧溝北橋拆遷,次年7月建設板橋路時,發掘出周順昌楠木棺柩。

此外,古鎮上成片的明清及民國時期保存較好的古建筑、古街巷同樣也是竹泓深厚歷史文化底蘊的見證。

位于繁榮街石頭人巷10號大門內是一座前后兩進6間一門廳,建于明代中期的、至今仍保存完好的祠堂建筑,一塊現存于庭院內的長60厘米,寬30厘米,厚12厘米的白礬石“孫氏宗祠”門額,足以說明這座祠堂的來歷。

孫氏家族原籍南直隸徽州府(今安徽省徽州市),乃官宦門第,明洪武初年遷居興化竹泓以經商為主。

另一處位于街南、原籍蘇州的孫氏家族建于明末清初的前后兩進(北為樓房,南為平房)的前店后作民居建筑,雖歷經300多年風雨滄桑,至今仍保存完好,加上它周圍成片的清末民初的民居建筑,構成了一片體量大,質量好整體古街區,為古鎮增添了不可替代的光彩。

鎮中永寧街5號及前后古民居建筑(即原鎮政府駐地辦公場所),于上世紀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,曾一度為韓德勤率江蘇省政府遷往興化,部分機關亦設于竹泓的所在地,其省高等法院即設于此,至今仍保存完好。

自古竹泓人文薈萃。清雍正年間,“揚州八怪”代表人物鄭板橋在竹泓火君廟設館授徒,為“火君廟”題寫匾額。同時,題有“青菜蘿卜糙米飯,瓦壺天水菊花茶”楹聯。其中的上聯與鄭氏廚房“白菜青鹽視子飯”不同,別有風味。目前,竹泓鎮竹三、竹四居住著近千名鄭板橋家族的后裔。

民國初年,竹泓人劉鴻文創辦國民小學(后改為竹泓小學)并獻給國家。為此,劉鴻文獲得時任國民政府教育總長蔡元培頒發的獎章。

抗戰時期,江南淪陷。著名國學大師、江蘇省立第一圖書館館長柳翼謀(名詒徵)為使大批珍貴古籍不落入日寇之手,寫信給時任興化縣縣長的學生金宗華,得到支持,隨后舉家由鎮江遷居興化竹泓,將大批古籍隱藏于興化觀音閣及竹泓等地,此舉亦得到興化名士、教育家石金聲、張道中等先生幫助??箲饎倮?,柳先生將保存下來的古籍運回鎮江。后來,柳翼謀在《禺余軒存稿序》中記述道:“竹泓,故鄭克柔受徒之地,文采風流,蟬嫣數百年不替,他邑鄉鎮弗能逮?!比缃?,柳先生的孫子——上海著名書法家柳曾符稱興化竹泓是他的第二故鄉。

原文標題:廣元楠木建筑 竹泓老街的建筑和來歷?

原文來源:"本站所有文章均來自于網絡,如有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,即刻刪除!"